>新闻中心>行业动态

下半年光伏酝酿“反攻” 融资租赁催生新动能

发布时间:2016-09-20来源:中国环保在线

 【中国环保在线 清洁能源】光伏作为一个集光环争议于一身的行业,它承载了国家能源转型的重任,同时也暴露出了补贴缺位、弃光限电、土地问题显在化等一系列问题。然而,在目前这些问题集中爆发的关键阶段,光伏企业能否一如既往的占得有利地位,融资也成为诸多光伏企业面临的新的考验。



  

  下半年光伏酝酿“反攻” 融资租赁催生新动能

  

  光伏行业的冰火两重天景象已经持续多年:一边是光伏应用市场的火爆,另一边是资本迟迟不肯进场。

  

  长期以来,融资难一直是困扰我国光伏发电行业发展的一大痛点,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,将有助于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目标的实现。自2015年以来,融资租赁作为一种创新融资手段,在光伏电站的资金来源中正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

  目前,国内光伏发电投资商除国家电投、华能、华电、国电、大唐等传统大型发电集团外,还有很多新晋的民营企业。这些民营企业由于资产规模较小,达不到银行贷款的不动产抵押或第三方担保等条件,因此很难获得低利率的银行贷款支持。而对于分布式光伏项目,虽然基本不存在限电、补贴拖欠的问题,但是由于项目建设在业主的屋顶上,所发电量需要卖给业主获取电费收益,因此屋顶业主的信誉、企业经营的稳定性等风险都会影响到项目运营期的现金流。

  

  光伏补贴资金缺口达180亿元

  

  光伏产业作为新兴产业,自2013年以来能够实现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巨额的财政补贴。但是近年来光伏补贴拖欠愈发严重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年底,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再创新高,累计约410亿元,其中光伏发电180亿元。

  

  虽然2015年12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上调4厘至0.019元/千瓦时,预计可多征收可再生能源专项资金190亿元,但仅能弥补一部分补贴拖欠费用,无法覆盖目前累积的补贴缺口,更难以支持《可再生能源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》中所提2020年光伏发电1.5亿千瓦发展目标所需的补贴资金规模。

  

  就目前而言,光伏行业要想实现健康可持续发展,还是需要有大量资金的投入。如今在补贴被大量拖欠的情况下,融资就是获取资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。然而目前对于光伏行业来说,融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

  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,虽然光伏行业出现回暖,企业逐步扭亏为盈,但是国内光伏龙头企业在2013年后相继出现债务违约,目前一些企业通过债务重组解决了企业债务问题,但却已给金融机构贷款造成了不小的损失。再加上目前光伏行业发展“大者恒大、弱者愈弱”的“马太效应”,使得已经陷入债务违约困境的企业很难扭转颓势,行业不良贷款率并未获得根本好转。

  

  据相关部门初步估计,截至2015年底,光伏行业平均不良贷款率达7%左右,有的银行甚至高达28%—29%,远高于1%左右的银行平均不良贷款率。过高的不良贷款率直接影响光伏制造业的评级,导致银行贷款限制增多,企业融资普遍困难。

  

  银行缺的是好项目

  

  “自2013年国务院出台支持光伏产业发展的政策以来,分布式光伏就被列为重点来推广,分布式光伏的融资也成为重要话题,但分布式光伏融资却非常困难。几年过去后,如今形势已经发生了改变,金融领域对于分布式光伏越来越重视。”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相关负责人在7月7日由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分布式光伏发电融资模式研讨会上说。

  

  “分布式光伏投资回报周期长、承载主体可变性大、风险因素不可预知,分布式应用的模式和路径仍需研究。”工信部电子信息司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,虽然有成功的实践,但能否涵盖所有条件下的分布式应用还需要探讨。目前来讲,金融机构仍需要对分布式发电模式进行更深层次的了解。

  

  兴业银行能源产业金融中心风险总监陈国森介绍,兴业银行自成立能源产业金融中心并真正进入光伏行业以来,一年多时间对光伏行业的投放金额达到80多亿,在电站环节大概投放30亿左右,但绝大部分是地面电站,分布式光伏得到的融资相对较少。

  

  为什么分布式光伏的投放金额明显少于地面电站?“从银行开展业务的角度来讲,银行认为分布式光伏的不确定因素更多,涉及到的关联方更多,尤其是用电侧,无法把握分布式电站究竟有多少能自发自用、多少能余电上网,对电站效益难以把控,因此要考察用电企业能否长期稳定发展,一旦企业停工或破产,会对电站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;同时,融资借款人涉及到屋顶是否有纠纷,因此无形中会提高分布式项目门槛,要求借款人自身有更强的实力,即使电站出了问题,仍然有其他方式保证还款或者增加其他担保措施,所以分布式融资就会相对难一些。”陈国森说。

  

  融资租赁能拯救光伏于水火吗?

  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补贴资金缺口为500亿,2020年将可能达到1800亿。补贴拖欠影响现金流,这也是金融机构最为看重也最为担心的问题。另外,弃光越来越严重:从2015年7月到2016年6月,新疆最高弃光率达到70%,甘肃一直维持在40%左右;弃光面仍有扩大趋势:陕西、山东、吉林等省份也不同程度出现了弃光。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,已经不再扮演增量的角色,而是变成存量替代直接与传统能源展开激烈竞争。

  

  对于光伏企业和融资机构来说,上述问题也成为了金融创新的绊脚石。补贴的不及时导致收益的不稳定,形成不了证券公司想要的资产规模,一旦融资就需要进行项目质押,资产证券化则很难推进。

  

  相比银行信贷,融资租赁正在成为光伏行业的重要融资工具。因其操作的灵活性,近年来融资租赁在中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,目前已经获得牌照的融资租赁企业超过5000家,资产过千亿的融资租赁企业就有几十家。中国融资租赁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佳林在前述研讨会上透露,在过去的一年里,融资租赁已成为国内光伏企业除银行贷款外最重要的融资渠道,越来越多的融资租赁企业正在把光伏产业作为他们的重要业务领域。

  

  这样的企业分为三类:一类是大型的资金雄厚的金融租赁公司,他们或有银行背景、或背靠大型国资,这类企业资金量大、资金成本相对较低;一类是有能源装备制造背景的厂商、特许运营企业,他们熟知行业因而能够进行深度的业务设计;第三类是独立的小型融资租赁公司,因其与生俱来的灵活性更容易实现交易模式设计创新。

  

  林华认为,光伏发电做资产证券化目前仍存在挑战。“因为发电的稳定性决定了可预测性,包括面板的衰减率,这一点很难判断。”林华说。

  

  (参考资料:新华社、中国能源报、中电新闻网、无所不能)